127、坚决立刻征收高额遗产税


转型中国的二代现象

文_本刊记者 赵 义

大约从2009年夏天开始,富二代、穷二代和官二代这几个新鲜词汇开始在网络上蹿红。而在2010年全国“两会”上,二代话题正式进入最高民意机构的视野,代表和委员发表自己的看法,或者忙着澄清社会舆论的质疑。主要来自网络的这些概念,已经成为公共话语。

在政策层面,各级党政系统也出台或者酝酿应对之道。比如党校对富二代的培训,提高用人制度的公信力,提高经济落后地区教育水平和弱势群体子女的受教育机会,等等。而在社会层面,“快乐男声”中富二代和评委的交锋,六成女大学生愿意嫁富二代等等这样的新闻总是能吸引很多人的眼球。

中国有句古话: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人生而平等,人事实上又是不可能完全平等的。完全的出身决定命运,就是种姓制度或者“血统论”;而完全铲除出身的作用,实际上也只能衍生出新的不平等。但转型中国的二代现象,自有其特殊内涵。

转型中国的二代现象一方面是反映社会垂直流动的程度,或者说公职和职位向所有人平等开放的程度,另一方面是二代之间的沟通问题。在二代标签的背后,是这个社会早已弥漫的仇富、仇官心理的进一步放大。这种放大已经发生质的变化:人们日益担心,社会的优质资源将日益被少数人垄断,大部分人会失去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而这正是任何一种极端思潮诞生的社会土壤:以极端的方式重新洗牌。

 


中国社会发展到现在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了,非常成功了。

但是近期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人感到担忧。

恶性的杀害儿童,连续的跳楼。

这跟本文的二代现象有直接关系。

强盗的儿子永远是强盗,穷鬼的儿子永远是穷鬼,富人的儿子永远是富人,太子的儿子永远是太子。

确实是社会资源从出生开始就不平等。

其实这个问题解决起来非常简单——象西方国家那样征收高额的遗产税就可以了。

我们国家好像听说过有这种说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官员财产公布一样,光打雷,不下雨。

因为官员财产公布与征收高额遗产税都是绝对触动高官、富豪们的根本利益的。

也许中国政府已经太有钱了,不愿意再向老百姓征税,免得落下骂名。

不过这次不是向老百姓征税而是主要向富豪征税。

向来百姓征税需要考虑社会问题,向富豪们征税,不需要考虑社会问题的。

我向某些“代表人民利益的人”们友情提醒,

不要老是向小商小贩耀武扬威,神勇无比。

向富豪按照国际惯例收一点税就装孙子。

我建议向富豪至少征收50%遗产税。

那些税收上来就是国有资产。国家可以任意支配解决国内无数的矛盾和问题。

向富豪们免征遗产税就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人”的最大腐败。而且是集体腐败。

征税遗产税就是巩固社会主义基石。就是在实现共产主义。

网络上有很多人自称是“毛派”、“左派”

我看他们只是一些打着毛和左的幌子招摇撞骗。

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劳动人的根本利益和最大利益。

在关系到人民根本利益的问题上全都装疯卖傻、装聋作哑。

你们该站出来说话了。

坚决立刻征收高额遗产税,与世界接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