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人与人之间谈利益,魔鬼与人谈扭曲,变态,怪异,邪恶

马克思说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非常正确,人与人之间从古至今发生过很多事情,很多纠纷,很多战争,很多杀戮,很多仇恨,很多猜忌。但是归根结底是为了利益。这大家都很明白,人世间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归根结底是与利益有关的事情。

政治问题就是经济利益的问题。经济利益解决了就没有政治问题。

为什么奴隶制不好,因为奴隶主得到的太多,奴隶得到的太少。利益分配不公正。利益分配不均所以要被推翻。其它的什么买卖奴隶,屠杀,战争什么的,都是利益问题。

为什么封建制度不好,因为封建领主得到的太多,国民得到的太少,其它的什么封建礼教什么的,都是为了维护封建统治的利益。

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国家资本主义制度一样的道理。

人们始终在探讨一种合理的,最佳的利益分配方式和国家制度。

因为每个人都有欲望,欲求,都希望得到各方面的满足。而且最好是利益最大化的。

政治、经济、文化、法律、道德、伦理、文学、艺术、军事、保健等等关于人的各种事情都是利益。

所以人与人之间有再大的分歧,归根结底,终有一天能找到共同点,达成共识。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为了利益的最大化。为了满足我们的潜意识和动机。

人类每个人都可以分成先天本能和后天的认知。每个人从出生以后,他的社会环境不一样,每个人的后天认知是不一样的。但是所有人的先天本能是一样的,每个人除去后天形成的一些观念,他的先天本能的潜意识和动机,是一样的。他们的本能需求和满足方式是一样的。都是马斯洛的欲求理论是一样的。

 

但是魔鬼与人的潜意识与动机是不一样的。

人们经过邪教教唆和吸毒以后他们的潜意识、欲求、动机被修改。

魔鬼谈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不能用人的思维模式,人的欲求和动机,人的潜意识去臆测魔鬼。

他们外表与人一样,但是他们的灵魂与正常人不一样,灵魂已经卖给了魔鬼,他们已经不属于人类。

所以说跟魔鬼没办法谈任何事情,我们跟魔鬼没有共同语言。

人与人是谈利益的,我们吃猪肉谈营养,口感,价钱。这都是利益。我们可以从潜意识中找到这些东西。这些潜意识是上帝造人的时候固定在人体内的固有程序和底层反应。但是魔鬼已经把这些人类最底层的固有程序和底层反应给修改了。

我们跟他们谈猪肉的利益,他们不跟你谈利益,他要拿刀捅死你们。这就是扭曲,这就是变态,这就是怪异,这就是邪恶,这就是魔鬼。

我们跟魔鬼没什么话好说,除了消灭他们,没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一切。

所以伊斯兰极端组织必须消灭,温和派需要慢慢改造。

总而言之伊斯兰教需要重大的宗教革命。需要大规模修改教义。顽固派就是魔鬼,需要格杀勿论。

 

人与人之间矛盾冲突在所难免,问题是我们遇到矛盾问题的时候,关键问题是人与人在处理问题还是人与魔鬼在处理问题。

人与人之间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利益分配的问题,就是利益问题。就是生意问题。

就像台湾问题,我认为就是一桩买卖,一个生意。

需要坐下来谈个价钱。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如果是人与人的纠纷的话,更是一桩事生意。

因为上帝要他们动迁,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需要安家费和动迁补偿。这笔钱肯定要最会挣钱的犹太人出了。

你们需要多少钱,犹太人愿意出多少钱,那是一桩生意。一个买卖。

但是如果这是人与魔鬼的纠纷,那就没得谈了。只能靠打打杀杀的了。

人与魔鬼没什么共同语言,没有什么话好说。没有利益共同点,没有什么生意好谈。因为他们扭曲,变态,怪异,邪恶。

全人类都需要消灭魔鬼,除魔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