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伊斯兰教徒是天生的叛国者

这句话是斯大林的名言。不过也是真理。

伊斯兰教徒对自己的国家没有忠心,他们只会对伊斯兰邪教忠心。这是一个常识。

斯大林至今还受到某些人的攻击和诋毁。这就是说实话的下场。

而被以色列称谓的“伪善的西方人”与此完全相反。他们满口胡言乱语,制造一些谎言和骗局。只是为了自己谋取更多利益和选票。而不顾及对他人的伤害。

这是小市民、小公务员、小人物、小奸商所必须要有的生存技巧。

伊斯兰教徒为什么对自己的国家没有忠心呢?

1、伊斯兰教规极其严格,严苛的教规完全束缚了人的大脑思维想象力和创造力。使得伊斯兰教徒智商极低,思维反应能力减慢。他们在社会中竞争能力和生存能力变差。由于在社会竞争中缺乏竞争力,所以他们对文明社会和生活优越的国家有天生的自卑感和心理不平衡。产生出对文明社会的强烈的抵触心理和仇恨心理。他们打心理希望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与穆斯林一样贫穷落后。他们才能心理平衡。

2、伊斯兰教教法提倡大力生孩子。所以他们平均每个家庭有5个以上孩子,属于低水平,高覆盖率。严重不顾及下一代的教育和生活品质。较低的生活品质使得他们天生的心理不平衡,和暴力倾向。产生对社会和国家的不满。对国家没有忠心。对社会没有感恩之心。

3、伊斯兰教义提倡暴力,提倡残忍的对待他人。这在《古兰经》和《圣训》中都有明确记载。根本不需要立法。不需要任何讨论和参考。暴力和残忍就是穆斯林的法。对社会的不满,对国家的不忠,以及自古至今的暴力律法使得他们成为天生的叛国者。

4、伊斯兰教徒的不满还体现在教义的严苛,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文明社会的任何言行举止都与他们的教义相左。他们天生的产生对文明社会产生仇恨心理。他们会天生的反社会,反文明,反国家的反动仇恨心理。他们是天生的叛国者。

伊斯兰瓦哈比教派和伊朗什叶派他们都严重的反美,反西方,就是这个原因。伊斯兰教只有沙特国王,约旦国王,阿联酋的酋长等等伊斯兰国王、酋长、贵族喜欢西方国家。他们在要利用伊斯兰严苛的教义实现他们的邪恶统治。相比伊斯兰教义,他们更加喜欢西方的腐化生活和美金。哈梅内伊为什么反美,因为他不是国王。无法实现国王的腐化生活,无法得到国王的相关利益。所以反美。

5、伊斯兰教规和律法中每天五次的敬拜。这从心理学上讲属于心理暗示。每天会有5次心理暗示:“反社会,反文明,反国家”。这种心理暗示可以抵御任何文明和理性的影响。他们会失去任何理智、理性和文明,成为暴徒和叛国者。

6、伊斯兰邪教的教义有明确的通过暴力,武装行为建立伊斯兰国家的成分。这叫政教合一。凡是不符合他们教义和教派的现政权,都会受到他们的武装推翻。所以他们是天生的叛国者。

7、穆斯林是天生的叛国者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伊斯兰教主导的国家的君主不是以“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为主要行为目标。伊斯兰教国家的君主所有的所作所为都是以“维护其邪恶统治,维护其邪恶教派利益”为主要目的。

他们把维护君主的邪恶统治,维护其教派利益放在首位,践踏和无视人民利益,践踏和无视国家利益,践踏和无视民族利益。

伊斯兰国家的君主经常需要维护其邪恶统治,维护其邪恶教派利益而发动大规模战争。还要恶毒的称之为圣战。死后还有72个处女。

人可以无耻,但是,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作为君主不以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为重,而是以君主的邪恶统治,其教派的邪恶利益为主导。所以伊斯兰邪教的君主才是最大的叛国者。

 

欧洲国家应该“关门打狗”,把穆斯林引入欧洲以后,对穆斯林进行洗脑宣传,强制戒毒。强制他们改变宗教信仰。把顽固分子驱逐出境,赶回他们的本国。上帝会让他们互相攻打,死在战火中。把能改造好的穆斯林改造成具有正常思维和判别能力的人类。对他们进行分化瓦解。思想信仰改造。这才是有意义的收容难民政策。

欧洲如果无法改造伊斯兰难民,反被难民改造就是服毒自杀。

世界著名案件:

英国的刽子手约翰,

美国的波士顿爆炸案焦哈尔·察尔纳耶夫,

以及制造了泰国四面佛爆炸案的中国新疆大学生。

都是最典型的叛国者的叛国行为。说明穆斯林是天生的叛国者。

 

所以说对于任何国家的游行示威行为先分清楚参与者的宗教信仰是否为伊斯兰邪教主导。

如果是伊斯兰邪教参与的游行,示威,抗议,请愿,需要坚决打击,绝不妥协。

这是伊斯兰邪教主导的反政府叛国行为,决不是民主运动。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表弟苏莱曼,由于口角而枪杀他们本国政府的无辜上校,最后被无罪释放,就是一起最典型叛国行为。

而阿萨德家族包庇罪犯,同样也是集体叛国行为。

所以说穆斯林不论哪个教派,哪个国家。全都是叛国者,没有一个好人,这都是铁证如山的。

 

所以中东战争需要慢慢打,直到人们搞清楚了谁是叛国者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