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人类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与神灵的爱

马斯洛理论人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如何得到满足?

我们普通人的思维方式是微观的。通过自身来满足。通过自己想办法来满足。

生理需求就是吃饭穿衣,娶妻生子。柴米油盐,房子、妻子、车子、孩子、票子这就是生理需求的满足标准。

简单一点就是钱。有钱这一切都能解决。而我们普通的观念和西方的观念。这都是个人的问题,是私事。属于人权范围。自由范围。与社会其他人没有很大关系。

所以我的观点就是说,西方文化属于个人文化。

而我在本书中反复强调的,我想说明的是这不是个人问题,这是社会问题。从个人的角度来看问题,太狭隘了。我们要把眼光放远一点。应该从社会角度,从国家角度,甚至从世界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其实西方高度发达的国家的社会保险制度也是在解决一部分的这个问题。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险可以解决“吃饭穿衣,柴米油盐和基础医疗”。但是“房子、妻子、车子、孩子、票子”就得靠自己了。

但是不发达的国家和贫困国家他们的社保有的连“吃饭穿衣,柴米油盐和基础医疗”都解决不了。

美国向全世界推行民主制已经很多年了。民主制是相对于种族屠杀的制度要先进。但是贫困地区推行民主制好像效果不是很好。有的地方反而更加混乱。在贫困地区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在中东惹出伊斯兰的大麻烦。

恐怖主义以前是没有的,希特勒时代听说有种族屠杀,没听说有恐怖袭击。恐怖主义。恐怖主义是美国推行民主制,一手制造出来的大麻烦。是民主制的副产品。民主药物的副作用。这个潘多拉的魔鬼是美国放出来的。

从古至今人类建立了警察、军队、监狱、法庭等国家暴力机关这是王权的象征。在中国古代称为君权神授。君权是神灵授予的,用来管理地面上的,王国里的臣民。就是上帝用来压制魔鬼的。每个人心中都有魔鬼,上帝授命国王、君王通过警察、军队、监狱、法庭等国家暴力机关镇压魔鬼。规范社会秩序。

是美国推行的民主制削弱了上帝用来规范人们行为,镇压魔鬼的国家机器。把人们心中的魔鬼放了出来。现在魔鬼控制了整个世界,充满了整个世界。到处横行。上帝的律法已经无法执行。世界处于失控状态。至少是用上帝的标准来衡量,完全处于失控的状态。

还是墨西哥那句话——“我们离美国是如此的近,却离上帝是如此的远”。

我批评美国推行的民主制,并不是说完全推翻民主制。民主制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好东西,确实是一种文明和进步。只是确实遇到很多问题,民主制都无法解决,还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和副作用。我们需要探讨和研究一个更加合理的方案和解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使得世界变得美好和完善。符合上帝的本意,让上帝满意。我们大家都能满意。

民主制在贫困地区和伊斯兰地区简直是最毒的毒药。最恶的魔鬼。我们受够了。烦透了。

 

如何回归上帝的原意,就是用属于上帝的财富,属于上帝对人类的爱解决这个人类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

为全人类提供这个全人类最底层的需求。用上帝的爱,属于上帝的财富满足全人类最底层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这就是最合理的社会制度和社会运行模式。也是最佳的社会制度和社会运行模式。社会管理模式。

在全人类都满足了最基本的安全需求和生理需求的基础上。每个人可以给根据自身的条件发展其他的需求满足,实现社会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

上帝创造的世界需要为每一个人提供一个共荣共存,安全和基本物质满足的生存的基础平台,这个基础平台就是必须要由上帝的爱来实现,利用属于上帝的财富来实现。这就是上帝的公平,上帝的正义。基础的公平,基础的正义。在此基础平台和生存环境下人们可以以此生存,也可以提高自己的灵魂,追求人权,自由和民主,追求更高的自身满足和自我实现。

这是上帝的本意和原意。也是建立上帝的国度,远离魔鬼的基础构架。

美国所推行的民主制是一种高档消费品,只有在文明达到一定高度的社会中才能够基本实现。并且问题不断。

而我所提出的基础构架是完全适合所有社会的,尤其是不发达社会。不发达国家。

 

首先应该在不发达国家和社会中实现土地公有制和垄断国企公有制。这个通过革命就可以实现。不发达国家本来就连年征战不断。问题是你们的征战总是一批流氓赶走另一批流氓,继续当流氓而已。没有一个明确的宏观指导战略和发展方向。革命者并不知道真正该把社会和国家带向何方。

而美国所推行的的民主制对于不发达地区和国家来说就是最毒的毒药。只会制造混乱、恐怖和不公正。根本无法解决你们国家的现有问题和现有矛盾。

在混乱和愚昧不发达地区必须有一个暴君出来主持大局,稳定局势。压制邪恶与愚昧和魔鬼。这是上帝授予的权柄。

然而这个暴君又需要有明确的发展思路和指导目标,如何把他的国家逐步带向文明,而不是鱼肉百姓,作威作福。

找一个暴君是简单的,常有的,但是暴君是否愿意把人民带向文明还是自己捞钱,鱼肉百姓。那就需要智慧了。人民的智慧了。

中国就出现过暴君,但是后来中国人民有智慧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事情办好了,问题也解决了,我想其他地方应该也能够做到,也能解决这个鱼肉百姓的暴君问题。

总而言之人类需要有明确的条理、思路和发展战略,逐步走向文明。驱除不公正、愚昧、邪恶和魔鬼。不要老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瞎忙。

我情愿看到暴君镇压铁床匪,我也不想看到铁床匪在全世界横行,魔鬼、流氓侵扰文明社会。而且文明社会还束手无策。这是一个简单的取舍问题。

上帝需要有人镇压魔鬼。世界需要有人去镇压铁床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