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欧洲的问题是民主制助长了伊斯兰邪教

2015.7.9

欧洲现在的问题很多都与伊斯兰教有关。

欧洲现在的移民主要为阿尔巴尼亚和非洲的伊斯兰移民,他们对欧洲带来的灾难包括:

1、掠夺了工作机会增加了失业率

2、移民吸取了社会福利,使得原住民生活质量下降

3、移民破坏了欧洲文化,欧洲文明将被伊斯兰邪教取代

4、移民带来了凶杀、暴力、嫖娼、贩毒等低素质人口社会治安问题

西方国家发动了南联盟的战争,打击了俄罗斯对巴尔干地区的影响,欧洲人高兴之余得到的却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那个魔鬼就是原纳斯拉夫地区的伊斯兰邪教。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就是伊斯兰魔鬼。

原本那些魔鬼是苏联的问题、俄罗斯的问题、南斯拉夫的问题、塞尔维亚的问题。现在变成了欧洲人的问题。

社会主义是可以控制魔鬼的。伊斯兰教遇到苏联、俄罗斯、南斯拉夫他们完全失败。社会主义可以要求他们吃猪肉,也可以宣布他们是邪教。西方人通过战争把这个魔鬼捧回了家里。这个魔鬼在民主制的国家里就像恶性肿瘤侵蚀机体细胞一样,在欧盟恶性扩张,西方人有苦不能说,打落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这就叫报应。

美国推行的价值观和民主制有致命的缺陷和漏洞。遇到邪教完全失败,完全没有办法。

美国推行的价值观和民主制保护邪教、是邪教最好的培养基,能让细菌、病毒、癌细胞大量繁殖。他们为细菌、病毒、癌细胞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完美的社会生长环境。大量的社会资源。不受惩罚的破坏原有的价值体系和社会秩序。

伊斯兰邪教没有任何价值观与西方世界的价值观是相同的而且他们还要大量繁殖人口,掠夺侵占大量的社会资源。而大量繁殖的人口又是绑架民主,绑架政治,绑架社会管理,扩散癌细胞的最好工具。

 

人类总是从一场战争走向另一场战争,从一个困局走入另一个困局。源于意识形态和灵魂的不完整。

人类似乎大脑的容量太低,装载了一个意识形态以后,需要把另外一个卸载。

几个意识形态装在一起就要冲突,然后死机。

就像我们让伊斯兰教吃猪肉一样,马上死机。这台电脑马上运行不正常。马上表现出怪异的行为举止。

跟西方人讲共产主义,他们也会马上表现怪异。马上死机。

我认为那些意识形态只是一些工具,我们处理不同的事物,需要用到不同的工具一样,没什么冲突的。

不论什么意识形态都是为人民利益服务的工具。能让人民有利益,能过上好日子,能让人民富裕,满足的就是好的有用的意识形态。否则就是垃圾。需要换一种意识形态和理论来处理问题。同时处理不同的问题可以用不同的意识形态和逻辑思维。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就讲不同的道理,什么管用,就用什么意识形态。这才叫主人,主宰。否则人类就是意识形态的奴隶。被绑架的奴隶。

意识形态是为人类目的服务的。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目的。我们需要达到什么目的。

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人民争取最大的利益。人民需要利益,需要最大的保护。需要公平正义,需要钞票。无论黑白,无论贫富。

争取利益是人类最基本的逻辑,从出生吃奶开始,就会争取。这是人类的行为。

而所有的意识形态和文化思想只是为了人类更好的吃奶。更好的争取更多利益。一个是目的,一个是方法和工具。不能搞颠倒。否则就是邪教。

意识形态是为人民服务的工具,人民不是为意识形态服务的,人民更加不是意识形态斗争的工具。这是一个谁是主人的问题。这是一个为谁服务的问题。

人类自认为是万物之灵,其实不过是一些被耍弄的猴子和玩物。很愚昧,很邪恶。

 

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只是一种逻辑,一套说辞,这套说辞在某些地方某些时候是真理,在某些地方,某些时候是谎言。是谬误。并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也不是不可改变的。今天可以相信这个,明天也可以相信那个,今天可以相信共产主义,明天也可以相信资本主义。今天可以相信伊斯兰教,明天也可以相信基督教,后天再改信佛教。这都很正常。

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就是在应对逻辑,对方有一个逻辑,我们为什么要处理对方,就是对方的逻辑影响我们做事,对我们有害。我们需要战胜对方。中国自古有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五行就是五种逻辑。有的逻辑会帮助对方,有的逻辑会克制对方。我们处理问题的时候必须在逻辑上能战胜对方的逻辑。才能胜利,才有可能胜利。如果从逻辑上讲就是失败的,就会被对方克制。不用做,也是失败。由于对手不同,我们需要处理的问题不同,对方的逻辑不同,我们就需要用不同的逻辑应对可能面对的逻辑。以保证我们能把事情处理好,能取得胜利,能达到我们预期的结果。

而这种逻辑就被称为意识形态。

美国人的逻辑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管用,在对待邪教和贫困地区的时候,就无效。斯大林对待邪教很有效,对待某些问题就无效。佛教在爱狗人士看来很有效。在尼泊尔经济建设方面就很无效。马克思主义在社会管理方面有效,在经济建设方面无效。

就像墨西哥打击毒贩,20亿军费,对200亿毒品收入,从逻辑上就是失败的。所以不可能胜利。为什么会有20亿对200亿的逻辑产生,就是墨西哥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的体制逻辑产生的矛盾。

美国人和西方为什么搞不过伊斯兰教,这也是民主政治体制从逻辑上就是助长伊斯兰邪教传播和发展的。人权体制从逻辑上就是搞不过低素质人口野蛮繁殖,四处恶意传播,四处恶意侵占社会资源。人权体制宗教信仰自由从逻辑上就助长保护伊斯兰邪教传播发展。而且伊斯兰逻辑与西方逻辑没有任何相通的地方,完全冲突。

人类如果自己不能掌控逻辑,掌控意识形态,矛盾冲突是必然的。因为没有一种逻辑能克制所有的逻辑。能完全战胜所有的逻辑。万物是相生相克的。意识形态也是相生相克的,必须把意识形态当成工具灵活运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否则注定失败。

 

意识形态是为人服务的,人不是为意识形态服务的。

你觉得不可思议,想不通,只说明你愚昧、肮脏、邪恶,需要被淘汰了。看不清楚事物的本原。看不清世界的本原。

人类到底想要得到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摒弃什么。自己都搞不清楚。所以一直在被操纵,在被愚弄。

其实能发明出意识形态的,都是一些要比人类高级很多的精灵。他们一直在操纵人类社会的发展。只是每个人都迷失了自我,都成了棋子和角斗士,供人娱乐而已。

人类只有把各种意识形态当成工具来使用,达到自己的目标,人类才能成为人类社会的真正主宰,才有自我意识。自我目标。

因为以前人类愚昧,更高层次的精灵操控意识形态,掌控人类行为。现在生产力发展了,是时候人类自己操控意识形态,而不需要被别人掌控。这是一次灵魂的提升,从不完整的灵魂,到完整的灵魂。从被别人操控意识形态,到自己掌控意识形态。人类需要觉醒,不要老是被人愚弄,人类是上帝的孩子,老是被人愚弄,上帝看了很不高兴。你们需要进步。

而以人类自身需要为目的,科学规划,以各种意识形态为工具,就可以摆脱这种掌控。而成为真正的人类社会的主宰。

你们认为有冲突,有矛盾只是说明你们内存太低,运行不了复杂的程序。你们该被淘汰了。

 

对待伊斯兰教就要讲共产主义,讲社会科学管理,讲斯大林主义。就要让他们吃猪肉。有的是办法天天整他们。其实是斯大林当年让穆斯林吃猪肉,他们也都吃了;让穆斯林养猪,他们就养了;让穆斯林生产猪肉制品,他们就生产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对待流氓就得这样,流氓就吃斯大林那一套。伊斯兰流氓就是看到斯大林服气。斯大林主义才是人民的大救星。保护人民,对付魔鬼的坚强战士。

所以说现在的伊斯兰问题完全就是美国推行民主制产生出来的副产品。民主制培养出来的有毒有害物质。当今社会伊斯兰祸害全世界,全都是民主制惯出来的魔鬼。

谁让他们是愚昧、是邪恶、是邪教。对待邪教就要这么干,这才是正义。否则无法保护文明,无法保护真善美。

这也是上帝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