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从意识形态上消灭伊斯兰极端组织,应严禁“穿、戴、留”

2015.3.29

我觉得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做工作还是很有战斗力的。

伊斯兰极端组织是一种意识形态的问题,在古代有意识形态的问题就叫谋反或者不忠,不孝,忤逆,邪教,要被杀头的。就像清朝“留发不留头”一样。

确实,杀头是一种一了百了的做法,斩草除根,神形俱灭,干净利落。

不过现在文明了,讲人权了。不兴杀头了,这麻烦也来了。

有些头不杀,他也很难改造。

有人说人类社会最困难的两件事情:

1、把你的钱交给我。

2、把我的思想加给你。

意识形态的改造就是要改变对方的思想,这是最困难的事情。

虽说困难,但也是有一定的方法的。

我觉得这个方法从政府角度来讲就是新加坡在用的一些方法和理念。

——强权和政府暗示。

弗洛伊德认为宗教是一种心理暗示,它能改变了潜意识。

伊斯兰极端组织为什么要穿蒙面罩袍,戴面纱,留大胡须。从精神分析来讲,是一种心理暗示。

像少先队员戴红领巾,那是一种心理暗示——组织承认我,我向组织靠拢了。

基督徒戴十字架,那是一种心理暗示——与主同在,基督会爱我们。

如果通过外力打破这种暗示,会潜移默化的改变潜意识。

古代杀头一方面处死麻烦制造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做给活人看的。给活人一个暗示——乱来要被杀头的。死者就是榜样。

中国政府最近立法规定在新疆不允许穿蒙面罩袍,戴面纱,留大胡须。屡教不改,判刑。

我觉得这很正确,很有战斗力。又很文明。很有效果。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和抓手。有必要全球推广。

因为有了这个法律,我们的政府就可以做一些实际的工作。把虚无飘渺的意识形态工作落到实处。落实成一个个具体的工作对象和工作目标。

这可以无时无刻不提醒恐怖分子和潜伏期恐怖分子,极端主义是行不通的,会受到惩罚的,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中国政府通过各种职能部门,宣传和帮教那些异类分子规范行为。通过衣着和外貌的改变,来充分宣传反对极端主义的政策。通过衣着和外貌的改变来遏制和打消潜伏期极端主义的萌芽思想。

把魔鬼消灭在萌芽状态。其实对他们的思想改造和帮教,总比矛盾爆发再打击要好。那是另一种形式的爱护。政府对人民的负责和爱护。

就像父亲对子女的爱一样。从宗教意义上讲,那是共产党代表天父对人民施以天父的爱。

子女如果做了错事,父亲会责罚他们。

那些伊斯兰潜伏期的恐怖分子做了错事,或者即将做错事。国家代表天父责罚他们一样的道理。责罚他们是为了让他们不要犯更大的错误。那是对人民的负责任和爱心。

 

相比之下资本主义国家的落后和愚昧就表现出来了。他们没有共产党那样的系统化的,高效的组织。无法组织起如此庞大和复杂的工程。

他们说那是信仰自由,你们爱信什么就信什么。爱穿什么就穿什么,爱戴什么就戴什么,爱留什么就留什么。等闯了祸,杀了人有了证据再处理。那叫保户人权。这都是胡扯。

对受到恐怖分子伤害的人民不负责任,对待恐怖分子本身也是不负责任的。我们代表天父的人和组织没有教导好那个孩子。让他干了坏事。

还有西方国家反恐,派特工对疑似恐怖分子监视和恐吓。太生硬。

那个斩首美国记者刽子手,好像说他受到英国特工的威胁伤害,才成为极端分子的。

相比之下中国让街道大妈去做工作还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实在搞不定再让公安机关出马也不浪费资源。

 

我觉得这是社会主义制度,有组织系统化管理社会的一个最明显的优越性。

相比之下资本主义的人权,自由口号在对付恐怖主义问题上,就显的是在胡说八道。

自由、民主的前提是在我们面对的是好人,文明人类,在这个基础上,先决条件下才能起作用。

对付贫穷,落后,愚昧,邪恶,恐怖,魔鬼得需要社会主义的集权手段才行。就像新加坡那样。

对于一般的伊斯兰教徒,严禁“穿蒙面罩袍,戴面纱,留大胡须”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而对于伊斯兰极端分子,严禁“穿蒙面罩袍,戴面纱,留大胡须”会产生极大的心理冲击。能把极端主义矛盾扼杀于摇篮之中和萌芽状态。

我建议各国应该立法,严禁在任何时候,“穿蒙面罩袍,戴面纱,留大胡须”,从意识形态上打垮伊斯兰极端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