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香港司法权应该收归中央政府

2014.8.26

香港基本法是人大制定的,我认为基于香港目前的局势,香港应该实现三权分立。

行政、立法、司法权三权分立,而司法权应该收归中央政府。

事实上香港本地人根本无法治理好香港的治安。我们大陆政府急需帮助他们维护公平正义,帮助香港搞好治安。

香港暴力分子横行,肆无忌惮,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人民政府需要替香港市民保家卫国,维护治安,除暴安良。

在三权中,司法权只是一种跑腿卖命的执行的权力。

独立司法权也代表社会的公平正义。

我相信大陆指派的司法人员立马就能在香港法律范围内,把香港治安搞好,立竿见影。

所有的问题都能在一朝解决。恐暴分子立马无影无踪。

分裂分子立马销声匿迹。

这就叫真民主,三权分立,分得彻底一点。大家都省心。

行政权归香港人,你们爱怎么搞怎么搞 ,随便,只要不超出范围。

立法权归香港人,你们爱怎么立怎么立,随便,只要不超出范围。

抓差办案,流血流汗的事,还是让中央派人去搞好了,有人帮你们做保镖,帮你们打工维持治安还不好吗?

这才是中央政府行使主权的应尽义务和权力。

人民解放军这么多装备,这么多军人,这么多世界级的特种兵,武装力量。随时随地都能为香港人调用,那有什么不好吗?你们还怕搞不定恐暴分子吗?

事实证明香港人以前在治安治理方面一无是处。搞得怨声载道。需要改进。

三权分立本来就是资本主义制度中的一种先进文化,先进制度。这不是共产主义文化,而是资本主义文化。确实是一项很好的制度。在香港应该实行。而且需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香港市民造福。

只有实现三权分立,司法权归中央,那香港人说的什么不加条件的普选,才是可行的。那怕选一只狗当行政长官,我都没意见。外国人就有嘛。很好玩。我们也可以玩一把。

不过我还是希望中央接管司法,找一个最会挣钱的当行政长官。有他帮我们挣钱,我们香港百姓应该能挣很多钱吧。

盯住行政掌管的任命权,选举办法来治理好香港,无论激进派还是政府都是一种人治的思维模式。似乎找了一个市长是自己人,一切都能搞定了。

真正的西方民主,三权分立下的民主,行政长官,市长的权力是有限的,司法权和立法权都无法掌握的市长,有什么权力?真的这么神吗?只有为人民服务的权力,而且要在别人制定的法律范围内行使权力,而且还受到司法部门的监督审查。所以真正的民主制的精髓是制度来管人。而不是人来管人。

大陆政府盯住行政长官那是人治思想,还是希望找一个一把手来管理香港。其实民主制的一把手,权力是被分割的。根本不叫一把手。掌握了也是没什么大用的。起不了根本作用。

我们需要通过收回司法权,控制司法权来掌控香港局势。这才叫法治。

司法权是一个实实在在,关系到百姓点点滴滴的实权。也是国家主权的最基本的特征。同时也是最需要强大力量支持的一个权力,这个职责行使不好,运作不好,或者受到限制,受到经济实力的限制,投入不足,或者军事强力不足,威慑力不足,都会对犯罪分子产生纵容。会对老百姓产生严重伤害。

官匪勾结是资本主义司法权受到各种干扰的明显体现。

因为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家很有实力,而司法权的经费有来自于资本家。不可能不受限制。他们的司法公正是受到限制的。

都知道占领中环是违法的,也没看到司法机关采取什么行动。因为执法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而且他们的违法程度又很轻,所以他们没有作为。

而国家资本主义制度下,政府的执法方面人力、物力、财力都是无限的。这才能维护公平正义。

行政权应该是当地人希望按照自己的当地的实际情况和意愿来治理香港当地经济的一种权力。香港人如果没有行政权,他们就会把经济不好的原因全部归结于中央对于他们行政权的限制。好像早有人就这么说了。既然说好了一国两制,就应该让当地人享有对当地的经济治理的权力。按照当地人的意愿去发展经济。

大陆政府只需掌握司法权就行了。他们要发展经济,我们去给他们当保安。谁违法乱纪就把谁抓过来审判。这才是三权分立最佳组合。

收回司法权就是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

并且与一国两制并不矛盾。

没有主权的地区,让他们拥有行政权,已经算一国两制了。什么都给他们了性质就变了。

“香港在8月17号下午3点大游行,其实是一次打倒中国国旗的游行,他们肆意糟蹋国旗,踩踏国旗,把国旗扔到路边用脚踩踏!还口里大喊大陆人滚回大陆,不能让蝗虫来香港等等的口号!”

香港已经在发生叛国和叛乱,而且一直都有。

因为香港人有“纵容恐暴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行为以及分裂国家”的行为。冒犯了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所有的声明和法律全部都是建立在中国主权没有受到侵犯的基础上的。

只要中国主权受到侵犯,所有的一切,声明和法律全部可以推倒重来。

所有的声明和法律《中英联合声明》,《香港基本法》都是建立在对中国在香港的主权绝对完整和绝对尊重基础上的。

只要有冒犯中国主权的行为,所有的一切,全部可以推倒重来。

邓小平当时在中英谈判的时候多次想要以“中国的时间和方式”,立马武力收回香港。当天下午就能收回香港。

只是为了考虑怜香惜玉,才没那么做。

邓小平要是知道香港回归以后,你们香港人还敢“纵容恐暴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以及分裂国家的叛乱”

早就让你们好看了。

 

香港司法权收归中央并不是对香港人民的一种惩罚,相反是一种制度进步。

他能够使得资本主义民主制与社会主义的社会管理制度完美结合。

资本主义的社会管理缺陷是他的固有问题和本质缺陷。

恐暴分子问题不是香港特有的,而是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固有顽疾。这是一种制度缺陷。顶层设计缺陷。

而恐暴活动和社会管理秩序混乱会导致社会思想和管理失控,从而导致生产力下降,内耗,不能发挥出最大的生产力。

我希望正好借这个机会试行一下两种制度的结合。两种制度的优势长处的结合。看能不能发挥出最大的生产力和优势。

也许那会是一项史无前例最佳的社会制度和管理模式,全国推广也不一定。

而且现在也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