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共产主义能在中国成功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与共产主义共通共融

about 2007

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溃败,却能在中国一枝独秀,并非偶然,而是共产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共通共融。

他们都属于全局观的系统文化,而西方文化完全属于个人文化。

什么是系统文化,就是全局观,把国家世界当作一个整体去研究,当作一个系统去调整的思想文化。

中国有一种传统文化就是要以天下为己任。这种文化与共产主义共通共融。

现在说这话似乎听上去,有点遥远了。但是我们的心里却实埋藏过这种感情。那就是文化。

现在所有的人无论是文盲还是博士,无论是小贩还是高官,他们每天忙碌,“人来熙熙,皆为利来,人去攘攘,皆为利往”。这是人的本性。

我们总是认为这个世界太广博,这个世界太强大,我们个人的力量又太渺小,小到像黄河里的一粒沙子。什么都做不了。如果头脑愚笨的人这么想,没什么不对,但是智商比他人高的社会精英也这么想,就是可悲。

我们的生活中常常会遇到很多不合理的,不愉快的事情,通常我们对那些在我们管辖范围内的事情会想办法改变它,使他顺自己的心。对那些我们管不到的事情尽量回避。除非迫不得已,自己被逼无奈,才会想办法改变他们。比如去上访或者诉讼。

其实世界上所有关于人的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只要有合适的方法,这就是——道。

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对自己不利,没有人是真正的傻瓜,谎言只能蒙蔽人们一时,不会永远当道的。

所以真正有利于人民的事情,终将被人们接受,谎言和愚昧终将被人们抛弃。

存在谎言和愚昧的世界会给我们带来痛苦和麻烦。

智商高的人如果想把这些谎言和愚昧改变,总是能想出办法的。

无论谎言和愚昧多么强大,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智慧终将战胜愚昧和谎言。

关键不是能不能改变世界而是想不想改变世界。

在佛教说法中叫做“发愿”或者“发心”。

不过改变世界的“愿”或者“心”不是什么人都能发的,智力一般的人还是好好挣钱是正道。他们发了也白发。他们能改变自己就很不错了,别指望改变别人。


中国领导人说过中国不缺乏“仰望天空”的人。“仰望天空”就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人。中国不缺乏。

但是自认为智力超群的人应该发善心,发起改变世界的心,也就是“仰望天空” 。

中国的古典文化,道德文化,包括儒家文化都有“仰望天空”的信念。只是有些深邃,有些肤浅。“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孔子的“仰望天空”理念。但也是一些凡夫俗子能做到的“仰望天空”信念。

老子的道德文化才是君子的“仰望天空”,才是高智商的人的“仰望天空”。

无论是哪种“仰望天空”,他们指的都是国家和世界的整体观,系统观。——从宏观上改变这个世界的不合理因素,从源头上消灭丑恶和愚昧。使得社会国家世界合理运作,良性发展。古人能把凶猛的野猪变成我们家家必不可少的盘中餐,人世间的事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吗?问题是想不想做,敢不敢做,怎么做的问题。不是能不能做的事情。

我不鼓励智力一般的人去做“平天下”这类事情,他们往往“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佩服这类人的精神,但不赞同他们的行为。智力一般的人往往看问题片面,偏执,让他们去平天下只会制造祸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共产主义也是一种系统论,全国一盘棋,调拨,调控,反馈,控制。。。都是系统的观念。

共产主义真正把国家改造成一部机器,每个人都是机器上的一个部件。就像中国封建社会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是部件与部件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国家机器如何运作,如何调控有利于全国人民和国家最大利益,民族最大利益,就是“仰望天空”的人应该思考和研究的问题。也是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切身利益的问题。

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这个环境里,就像鱼生活在湖里一样,湖水的质量就是我们的生活环境,人与人之间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就是我们的生活环境。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如果矛盾重重,就像鱼生活在严重污染的水域里一样,死不了也活不长。令人无法忍受,尤其是智商比较低的人群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

如何调整国家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就是“仰望天空”者该研究的问题。

道德哲学和儒教思想是中国特有的文化,是典型的整体论和系统论的社会管理理念,与共产主义在理念上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共产主义能在中国发展起来,而在其他地方溃败。

中国古代曾经凭借系统文化辉煌,今后一样可以凭借系统文化领导世界。关键是系统如何调整,如何实现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1、中国封建系统是天下都是一个人的,君王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王又称为“天子”,君王是代表天,君权神授,君王也就是代表上帝来统治国家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是公有制。所有权都是公有制,只是利益分配方式方面有不同。

2、封建君王要有道,就是王道,王道要以天下为己任,要把天下作为一个系统,对天下进行统一协调管理。共产主义要发挥公有制的优势,也是对天下协调统一管理。

3、由于物质上和管理体制上的相同,很多文化理念是相通的。只需要稍加改进就能够适应新的社会变革。人们会顺理成章的接受共产主义和共产党。